1884년 “崔藥局命案(최약국명안)”의 解體(해체)와 再編(재편) -田保橋潔(전보교결)의 연구에 대한 비판적 검토를 중심으로-
분야
인문과학 > 동양사
저자
권인용
발행기관
고려대학교 역사연구소(구 역사학연구회)
간행물정보
사총 2013년, 제80권 285~319페이지(총35페이지)
파일형식
00400817.pdf [무료 PDF 뷰어 다운로드]
  • ※ 본 자료는 참고용 논문으로 수정 및 텍스트 복사가 되지 않습니다.
  • 구매가격
    7,500원
    적립금
    225원 (구매자료 3% 적립)
    이메일 발송  스크랩 하기
    자료 다운로드  네이버 로그인
    영문초록
    本文針對田保橋潔的大作《近代日鮮關系之硏究》中涉及“崔藥局命案”的硏究進行了批判式的考察, 結果發現現在對這一事件的普遍認識存在不少謬誤. 經作者重構的事件經過槪述如下. 1884年1月2日位于漢城鍾路附近的崔氏藥局內發生命案, 據推測, 案發時間爲當晩10時至11時之間. 案發後, 據目擊事件的店員所言, 命案乃三名淸兵所爲. 來藥局購買淸心丸的三名淸兵因藥丸的質量問題與老板發生口角, 雙方爭執不斷, 憤怒之下淸兵突然開槍揮刀. 結果, 老板的兒子當場身亡, 而老板身受重傷, 翌日拂曉才恢複意識. 案發第二天的1月3日, 第10期《漢城旬報》上刊載了題爲《華兵犯罪》的相關報道. 報道稱, 淸軍已經急忙派遣了軍人到現場調차, 同時還積極懸賞通緝罪犯. 寧一方面, 統理衙門受理此案之後, 致函當時駐朝淸軍的總指揮官提督吳長慶, 要求協助搜捕. 不久之後, 吳長慶便回複說已經逮捕了三名嫌疑人, 待證據確鑿, 將卽刻予以懲處. 約一周之後, 1月11日第11期《漢城旬報》上對此案進行了後續報道. 報道稱, 淸軍已將三名行凶的士兵斬首示衆, 其頭蘆就懸掛于孝經橋的入口. 至此殺人事件暫時告一段落. 可是, 這一事件不僅沒能就此了結, 反而愈演愈烈, 升級爲一起文禍事件, 使兩國關系異常緊張. 首先, 淸朝總辦商務委員陳樹棠對上述結論心存懷疑. 在《漢城旬報》刊載後續報道約兩周之後, 1月25日陳樹棠向北洋大臣李鴻章上呈稟文, 極力强調犯人不是淸兵的可能性?大, 欲與防營袁世凱一起展開全面複차. 據稟文內容來看, 他已經進行了現場走訪等一些事前調차. 接到報告的李鴻章對此予以首肯, 批文指示要차淸罪行到底是不是淸兵所爲. 陳樹棠于3月13日收到這封批文. 3月18日陳樹棠同時致函《漢城旬報》的主管部門博文局以及統理衙門和軍國衙門, 詢問認定淸兵爲犯人的根據何在. 陳樹棠在公函開頭說明了于13日收到李鴻章要求徹차的“飭”. 寧一方面, 爲了使朝鮮方面協助張貼以宵禁和懸賞通緝爲主要內容的2張告示, 陳樹棠在26日向督辦交涉通商事務金炳始發送了公函. 而在這封公函的開頭部分直接聲稱收到了李鴻章的‘箚飭’. 這與陳樹棠在給天津海關道周馥的私人信件中明確提到的收到李鴻章批文的事實大相徑庭. 朝鮮方面無從辨別個中眞僞. 從李鴻章處收到批文轉瞬就變成了收到차飭. 批文和차飭的分量相當不同, 這一點朝鮮當局者不可能不知道. 至少難以擺脫“未必故意”的嫌疑. 陳樹棠通過在致朝鮮當局的外交文書中的巧妙“操作”, 使這所有外交措施看起來皆緣自北洋大臣李鴻章的極力主張, 最大限度上施以外交壓力. 當時李鴻章全盤掌握淸朝的外交事務, 所以在李鴻章的“關心”面前, 身爲弱小國家的朝鮮不得不有所萎縮. 這種情況下, 朝鮮當局不免要做出“讓步”, 在漢城各處張貼告示, 其內容上强烈暗示殺人犯有?大可能不是淸兵而是僞裝成中國人的朝鮮人, 而且《漢城旬報》對此也加以轉載. 參與撰寫新聞報道的日本人井上負擔責任, 自行回國. 當時讓朝淸兩國關系一度緊張的文禍事件至此才眞正告一段落.
    사업자등록번호 220-87-87785 대표.신현웅 주소.서울시 서초구 방배로10길 18, 402호 대표전화.070-8809-9397
    개인정보책임자.박정아 통신판매업신고번호 제2017-서울서초-1765호 이메일 help@reportshop.co.kr
    copyright (c) 2009 happynlife. steel All reserved.